欢迎访问bob手机网页登录入口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凰家看台|中超艰难开赛前,可以重新审视“公益足球”了

导语:重庆队在7亿巨额债务下股改失败,无国企接盘,以至于解散。河北队和广州城队也面临同样的境遇,只是他们还在坚持。很多局面都证明了一点:公益足球实际上并不存在,若国企在地方政府的引导下接盘,也要建立在商业现实基础上。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2021年3月,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央视接受白岩松采访时说了一句几乎为中国足球定调的话:职业足球的性质是个永恒复杂的话题,它可能取决于在什么语境下怎么说话。诺坎普看台上的经典标语不只是一家俱乐部另一方面,职业俱乐部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是客观存在的。足球当然是因为惠及了大众精神生活才能成世界第一运动,从这个角度讲它有客观上的广义的公益性。

正因为此,我们才要好好分析陈戌源所指的公益性到底指向何方(或者是说,这个概念出炉后被舆论广泛理解为指向何方)。恰巧,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有更多证据表明,江苏队解散一年后,训练场已成一片废墟让我们回到当时的语境,陈戌源说那番话,是在惋惜、指责江苏苏宁俱乐部的解散。天津泰达和江苏苏宁面临解散的时候,地方政府接到了希望俱乐部续存的指令(指令性复活),陈戌源是在批判,张近东把俱乐部当成了私人产品,没有社会责任感?不能说陈戌源的指责全错,但至少很有争议。

陈戌源首先要考虑苏宁为什么不能复活。为什么张近东不肯贱卖球队?金元泡沫出现后,中信集团果断脱手北京国安,大家都理解,也赞同。随大流的赞同是不是一种错?中国足协在金元面前束手无策,任其横流,球队、球迷、媒体都嫌弃中信投入太少了,不能忍受首都球队在常规投入下的竞争力,逼得中信要么追加投入要么放手。

所以金元足球真的就只有投资人是罪魁祸首?扪心自问。上海海港队凭借着雄厚的财力引进了张琳芃、冯劲陈戌源不会考虑张近东的处境,也可能是因为他以另一种模式在俱乐部收获过成功。上海海港如谢辉酒后所言120亿换1个冠军,有夸张成分,但这家国企疯狂投入是事实,而且他们有别于其它民企俱乐部,他们是盈利的,所以理论上,上海上港俱乐部不欠债。

这正是我怀疑陈戌源对足球的公益性有误解的原因。一定程度内,垄断国企以赞助体育俱乐部的方式回馈社会(就像中信国安过去宣传的那样),同时也宣传自身品牌形象,算是一种不错的良性循环,可是不计成本地投入那就是金元、行政的双重泡沫。其它中国大多数俱乐部都不存在行政泡沫的保护。

天津天海队解散、江苏队解散,重庆队解散。你反倒能从他们的死亡里看出国企实际上兜了多少底,换个表述即:行政泡沫有多大。重庆队捱过了寒冬,却倒在了中超宣布开赛的第二天母公司不愿意清负债,或球员不愿意放弃欠薪,国企新股东就无法进入。

外界不仅高估了国企的意愿,也高估了如此经济环境下地方政府的意愿。况且,地方政府的意愿本身也存在变数。比如,重庆队股改推进过程中,曾对此事颇为在意的重庆市市长,被调离到安徽去任职了,新任领导对这个项目的认识可能又要重新开始。

所以陈戌源在这个时候提出公益足球的概念不仅没有道理,也没有意义——连政府和国企都不太愿意搞公益足球,怎么能要求民企搞公益足球。认清现实是有必要的,疫情三年加速了金元足球泡沫的破灭(健康产业都顶不住了,别说不健康的),很多俱乐部连软着陆的时空都没有。广州城队在欠薪的状态下进入了赛区据了解,以广汽、越秀集团牵头的国企接盘方,不打算承接俱乐部此前的巨额债务(有消息称6亿人民币左右),只愿意以市场价格接手俱乐部资产,以较低的预算运营俱乐部的未来——这可不是公益足球的倾向,新股东也在追求性价比和回报。

商业联赛的问题终究应该让市场来解决,金元泡沫和行政泡沫都该被挤掉,尽管这个过程会很痛苦。我猜各家除俱乐部解散之外也只剩一种结局:球员大面积放弃过往的欠薪,俱乐部想办法降低债务,新股东以很低的价格接手(或旧股东以很低的预算运营,比如恒大),把投入风险降至最低。大环境如此,球员其实没有什么选择权,现俱乐部解散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好处——据我所知,确实,中国足协现在能做的已经不多了,但这也是一个他们重新制定职业联赛商业规范的时机。

联系我们

QQ:285668112

手机:19585837113

电话:0866-34337832

邮箱:admin@blainedanceteam.com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汀县攀费大楼922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